观看记录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    • 明星

    你细品,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到底“吵”出了什么?

    2019-11-11 06:30:05头条589阅读

    原标题:你细品,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到底“吵”出了什么

    作者|谢明宏

    编辑|李春晖

  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自然就有纷争。当看到宁静强调“我不晓得这个女人是谁”时,硬糖君还以为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开启了“争吵”模式。这个女人就是你要演的角色啊,你清醒一点!

    “不和-争吵-言归于好”三部曲,一直是各家综艺的拿手好戏。要的就是满地鸡毛场面尬人,博了热闹却丢了根本。长此以往,这种套路也逐渐被观众识破。综艺里的吵架,不是演员演技好,就是编剧剧本妙。而真正关于“艺术的坚持”,恐怕寥寥无几。

    原来,首期梁静和佟大为的争执只是“表演练习”,第3期才是真的“刀光剑影”。宁静和康洪雷的各执一词,马思纯和刘杰的反复磋商,让观众闻到了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的火药味。

    如果我们分析这些吵架的“文本”,就会发现它们非常不像吵架。一般的吵架是充满情绪化的,所有的炮火都建立在“我不喜欢你这个人”的基础上。而第3期的吵架都是铺满创作细节的,争议的焦点源于“我不同意你的表演理念”。

    康洪雷讲戏:“因为这样一个女人这么勇敢地,来到这家敢说我爱你”,宁静质疑:“我就要接受吗?”康洪雷又解释:“不是,她还在说话”,宁静双杀:“她说话我就信任她吗?”

    如此干巴巴的吵架,剪辑老师加鸡腿也没法“盘它”。但细品之下,这种孩童化的“不顾情面”,又藏着关于表演的“纯与真”。更让人疑惑的操作是,表演完成后“战斗双方”还进行了复盘:原来把你的和我的折中一下,效果更好。

    这叫什么?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,并誓死捍卫自己的表演理念。听起来挺固执己见,但为了真正在乎的东西,谁又没当过“杠精”?真相只有一个,为了弄清楚他们到底“吵”出了什么,我们有必要回到“案发现场”。

    案发现场,针尖麦芒

    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是浙江卫视推出的原创表演类综艺,节目汇聚成绩斐然的导师级嘉宾和学徒演员,为观众呈现演技巅峰对决。节目于2019年10月26日起每周六20:30在浙江卫视首播。

    在昨晚第3期的节目里,张国立依旧奉献了巅峰演技,《秋菊打官司》里的村长被他演出了让人又爱又恨的小市民魅力。但其他几位导师级演员,都不同程度遭遇了“辩论战”,宁静和马思纯更是与导演“杠上了”。

    宁静与郭涛合作《王贵与安娜》经典片段:王贵与安娜结婚多年,却因为王贵同事肖桂芳的表白而陷入危机。肖桂芳来到王贵家中“示威”,因患病而自卑的安娜选择给对方下跪。这样的剧本设定却让宁静和康洪雷针尖对麦芒。康导说:“当我把事情给你说了以后,我都释然了。”宁静直接回:“并没有。”康导又说:“跪都跪完了,你的高潮都在那儿有了。”宁静还是坚持:“我不行。”针对康导即兴的讲戏方式,宁静直接表示不太习惯,这也为走台的冲突埋下导火索。

    刚开始,宁静还肯顺着康洪雷的思路走。到康导安排“安娜”给肖桂芳下跪,宁静对角色本身的质疑达到了顶峰。“她不可能是那么硬气的处理方式,这个剧本身是感人的,但我这条线没有理由。”

    一个女人面对“潜在小三”的挑衅,为何态度出现180度大转弯?这个设定在宁静心里成了迈不过去的坎儿。从最后的呈现结果看,问题似乎解决了。面对婚姻危机,表面坚强的安娜最终败给了对丈夫的爱。从质问丈夫到硬刚小三再到最后的下跪,宁静把一个妻子的崩溃逐级放大,震撼人心。她答应离婚,却也和肖桂芳“约法三章”:为王贵铺被窝、允许他经常去看我父母、我的孩子你不能打骂。

    说到“打骂”二字时,宁静的眼泪几乎夺眶,声音也微微颤动。这是一个母亲最真实的天性,她有怨恨有不甘,但最后选择了成全。丝丝入扣的演绎,恰恰证明宁静找到了人物的心理依据。不是康导说的直接示弱,也不是自己认为的强硬,而是在两难中的摇摆。

    饶是如此,不同的人仍然对这段戏有各异的理解。傅首尔困惑安娜“在外掌掴小三,回家却体现包容”的行为,李立群却看懂了“生活中这种女人是会的”;孟静觉得郭涛看见情书时“过于淡定”,郭涛的理解是王贵心中坦荡所以面无惧色。而如果表现得心虚,反而后面的深情就立不住了。

    文艺独白,是去是留

    如果说宁静和康洪雷争的是“人物逻辑”,那么马思纯和刘杰争的就是“戏剧结构”。《李米的猜想》中周迅有一段天桥上的独白,马思纯非常喜欢,并且自己也想来这么一段,但刘杰导演觉得独白不适合舞台。

    和马思纯对战的佟大为建议“试试看”,最终的呈现证明了马思纯坚持的意义。故事讲述寻找男友的李米,品尝了爱而不得的苦涩。四年前,为了给李米更好的生活,男友方文“人间蒸发”,铤而走险去贩毒。两人坦诚相见已是狱门两边,而让李米更加震惊的是,在失踪的时间里,方文一直在暗处悄悄关心她。

    大错已铸,无法挽回,李米回忆起了两人的过去。马思纯静静地坐在舞台边,平静而忧伤的愁绪挥之不散。正是这一段极为“克制”的独白,将角色痛苦的内心“剖呈”给了观众。一个把男友的信倒背如流的女孩,此刻碎掉的心再也无法被治愈。

    灯光渐弱,马思纯把头深深埋进黑暗。不仅马思纯本人和观众情难自抑,就连最初反对独白的刘杰导演也暗自抹泪。刘杰感慨:

    “《巅峰对决》嘛,我觉得都是,真的是我们中国现在最好的一帮演员。然后来到这里,其实是在做一个表演的交流。”;“就是说尝试是重要的,如果我们太功利的话,我们把这个东西,真的当成一个就是彻头彻尾,我今天就是来拼分的一个比赛。我就觉得这样也挺无聊的。我们把我们喜欢的东西,我们想表达的东西,然后能够呈现给观众,我就觉得真是挺棒。”

    还是戏剧祖师莎翁总结得好:To be, or not to be, that is a question。无论是宁静的“人物立不立得住”,还是马思纯的“独白去或留”,都是创作理念和艺术审美的“1和0之争”。如果两人一味地服从导演安排,恐怕就失去了演员的能动性。

    都说演技“玄虚”,缺乏量化的体系标准。但真理越辩越明,细节越抓越清,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用一场场扣人心弦的演绎,证明了“争鸣”和“碰撞”的存在意义。它对表演的影响和改变,不是空中楼阁,而是真实可感的。正是有了导演和演员的争鸣,才让剧目臻于至善。

    在影视探索的深水区,导师级演员和成名导演都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争辩看似把水搅得更浑了,但也在无形中让大家触摸到了艺术的金线。也许它就在演员和导演争论的“中界”,双方的距离都是一步之遥。

    刻板印象,合力突围

    经过三年磨剑,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越来越不像一个比赛,反而是“演技的交流场”和“观众的共情所”。演员和导演心中的“价值序列”,更多地将艺术标准放在了比赛竞演之上。

    演员们对刻板印象的打破,是淋漓尽致的。秦昊不只能演文艺片,第2期《如父如子》中的“穷爸爸”让观众看到了他对多元戏路的把控力;李宇春也不只是一个歌手,她在表演上的天赋以及努力,全都体现在了三场风格迥异的角色中。

    导演对剧目的革新,也让节目避免了对经典段落的“机械复刻”。《秋菊打官司》改了结局,要为村长鸣不平的李宇春更加讨喜;田羽生对《如父如子》进行变奏,使之接上地气;《继父》给《过年回家》加入“老年痴呆”,让原本抗拒的张国立接受挑战。

    故事上“旧瓶装新酒”颇有新意,而社会议题的加入更增加了人文厚度。嬉笑怒骂之后,观众可以得到“共情治愈”。《继父》让大家想起自己的亲人,一句“你谁啊”引发观众强烈共鸣;《如父如子》呼唤日益疏离的亲子关系,《冬之光》聚焦女性独立,《王贵与安娜》是对美好婚姻的正向激励。

    演员和学徒的关系,则深挖了演员的代际碰撞。一方面,导师级演员展现的职业精神为后辈树立了标杆。所谓巅峰,并非无暇演技,而是一个演员对事业的牺牲和无悔。周奇从佟大为身上学到第一课,李冰冰分享自身经历鼓励孟美岐。

    另一方面,学徒们也取得了显著进步。曾舜晞一场比一场好,将《李米的猜想》和两年前的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对比,这个舞台见证了他的蜕变。王子异认真揣摩每个角色,连口快心直的宁静也说“俩孩子没给我们捣乱”。对于殿堂级的演员来说,新人演员“不捣乱”是不是也算夸奖?和流量综艺相比,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里的偶像艺人们似乎更沉淀了。

    而学徒们的花式拉票,则成了硬糖君每期的快乐源泉。马思纯沉浸在角色里出不来,曾舜晞就为她唱《你笑起来真好看》。文淇特意在《秋菊打官司》后,用四川方言为张国立拉票。范湉湉明明心疼师父秦昊,却一不小心来了句“都一把年纪了”插刀。

    倒不是说拉票有多精彩,它们最大的功劳恐怕是跳脱了卖惨煽情的窠臼。以往每到关键时刻,演员就剩“惨和不容易”,换成学徒的小才艺,反而更有生活气息。

    全面改版后的《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》,让观众看到了综N代的蜕变决心。在流量为王的今天,它选择了一条“轻流量,重内容”的革新之路,打出了差异化优势。无论是主流电视还是导师级演员,都需要挥别“曾经的自己”,才有机会迈向新的巅峰。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    © 2019 www.igogoshare.com Theme by iGO影院